□高紅十
  6月11日清早,公主號郵輪泊靠一個叫斯凱威(Skagway)的碼頭,斯凱威是美國阿拉斯加東南方緊貼加拿大的一個小市。海上的水氣山中的霧氣交織成片,迎接郵輪上下來的一群群游客我在其中。客人們互相叮嚀,除了車票,護照帶了麽?帶了,當然。即將開始當天令人期待的旅游項目:乘窄軌老火車沿白色通道直抵加拿大的育空地區。不必望文生義,育空地區因育空河得名,百多年前,育空是一片淘金熱土,成千上萬淘金客背著行李,翻山越嶺而來。斯凱威是他們的起點,剋服暈船站穩腳跟搭眼望去——由此開始他們前途未卜的人生。
  每天發生的故事能撐破想象的邊緣,你說呢……
  工業總是由巨大需求和利益推動,1898年,有了修建鐵路的共識。英國人出資,美國工程師和加拿大承建商合作,3.5萬工人動手動腳,用得上那句中國老話“逢山開路,遇水搭橋”,據說光炸葯就用了450噸。兩年後的1900年7月29日,這條全長110英里的鐵路終告竣工。除了巨大的實用價值(名副其實的黃金路),因為坡陡彎多,只適合建窄軌,這也成為百多年前西半球最北方的鐵路和眼下旅游觀光的最佳說辭。
  總以為,老火車和高鐵動車壓根不屬於一個語系。中國近年新建鐵路如青藏鐵路,開竣工由國家領導人主持,足見其政治經濟的重要性,可謂國計民生之重器。而老鐵路和老火車因時光興起荒頹——淘金挖煤潮起潮落;又因綿延不絕的時光重裝上陣。眼下,這條經白色通道到育空的路線(White Pass&Yukun Route)成了受熱捧的觀光路線,被郵輪載來的客人裝滿車廂且興緻盎然。兩條窄軌一路前行,想象一條托載過去的記憶(個人和歷史的記憶隨火車開動激活),一條托載前方的景色——美麗景色是必須的,否則滿耳歷史而滿眼窮山惡水未免掃興。這條號稱“世界風景鐵路”做到了。
  車內佈置是老式的:木製車廂、取暖火爐、老鐵路員工制服,火車頭嗚嗚鳴笛,還噴吐煤煙。簡單至極過加拿大海關,贏得游客掌聲。沒有餐車,到一小站,旅客下車在木屋裡進餐,順道參觀當年修路人住過的房子、高大顯眼的教堂和百看不厭的湖光山色。直到本次旅游終點,市聲熙攘紅塵沸揚,又是打折購物,又是買明信片蓋紀念戳,給黃綠色明艷的火車頭拍照——可謂皆大歡喜。
  迴路不乘火車,改乘大巴,景色又有不同。
  想起在北歐挪威卑爾根坐過高山火車,也是老火車,當年進山伐木用的,改造成觀光火車後,沿途增加了瀑布,還有唱歌的仙女……總之煞費苦心,讓旅客感到不虛此行,掏無論美刀加元還是克朗,值!
  中國不也有老鐵路和老火車麽?不也可以照此辦理麽……
  耳邊響起那首兒歌:小板凳呀擺一排,小朋友們坐上來呀,坐上來。我當司機把車開,我的火車跑得快,轟隆隆隆,轟隆隆隆,轟隆隆隆,嗚——
  你嗚了麽?
  (原標題:老火車)
創作者介紹

劉翔

ewcrwev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